當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海握手言歡的圖片,在世界各地媒體輾轉相傳時,地球另一端的一位“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”,此刻在華盛頓的白宮中也許有些失落。再沒有比俄羅斯和中國結成“準盟友”關係,更令美國頭痛的事情了,這兩個世界上都舉足輕重的大國聯起手來,可以在國際上使一些事情成功,也可以使之失敗。
  借在中國上海舉辦的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之機,中俄兩國最高領導人實現了本年內的第二次會晤,而且都是在這兩個國家舉辦重要國際活動之際,其中所釋放出來的相互支持之意,再也明顯不過。更重要的是,中俄兩國在深化戰略協作關係、全面推進合作的同時,在能源合作領域正在實現重大突破,雙方於21日簽訂東線天然氣合作協議,從2018年起,俄羅斯開始通過中俄天然氣管道東線向中國供氣,最終達到每年380億立方米,累計30年。有報道稱,該協議總價為4560億美元。(相關報道見A8版)
  俄羅斯大幅度提高向中國供氣水平,絕非一時衝動,但又受當前事態所激。這些年來,歐洲一直是俄羅斯油氣的最大買家,俄羅斯從中獲得了最大的能源商業利益,但也給自己的行動自由帶來極大困擾。蘇聯解體以來,能源出口一直是俄羅斯的主要財政來源,歐洲買進俄羅斯的油氣,使自身能源安全受制於後者,但一旦前者找到替代渠道、減少購買後者的能源,俄羅斯的能源利益就將受到很大損害。歐洲正是利用了這一點,不斷逼迫俄羅斯順應前者的軌道。最近的事件就是不斷惡化的烏克蘭局勢,這是由美國和歐洲共同導演,一下子將俄羅斯的脆弱性暴露無遺,也空前激發了俄羅斯加速調整能源出口方向的危機感。
  能源合作是中俄形成“準盟友”關係的突破口,一個是急需購進能源的國家,一個是急需賣出能源的國家,雙方可以說是一拍即合。兩國達成時間如此之長、數額如此之大的天然氣買賣協議,其影響和意義已不只在商業層面,而必將逐漸分解長期以來西方國家對國際能源貿易的主導權,改變全球能源交易地圖,連帶引發世界地緣政治的改變。
  中俄此次達成的能源協議,在兩個方面都令人矚目:其一就是數量巨大,另一個不太為人所提及的是,兩國可能開創能源交易的新模式,具體說就是繞開美元。在這方面,俄羅斯有更強烈的意願。近年來,俄羅斯一直致力於在經濟上擺脫美元束縛,烏克蘭危機發生後,更是加快了退出美元的步伐。今年3月俄羅斯減持美元債券達20%以上,創造了單月最大減持幅度。由於俄美已因烏克蘭事態而陷入準冷戰狀態,未來若干年份俄與西方關係都不可能有大的改善,俄羅斯退出美元機制的決心,極為堅定。這也促使俄羅斯積極推動形成一個以金磚國家為主的新經濟世界,以替代傳統世界經濟的主導機制七國集團。
  一旦中俄能源貿易轉向以盧布和人民幣為結算單位,世界經濟、政治將會進入一個新的時刻。它極可能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,鼓勵更多早就對美元擔驚受怕、欲去之而後快的國家,也大膽在國際能源交易中不再使用美元。由於當今世界的主要能源生產和消費,都已轉向亞洲,當亞洲兩翼的國家,藉由諸如亞信峰會這樣的機制,逐漸形成能源聯盟併在能源交易中改用其他貨幣形式時,其後繼影響首先是在能源領域,全球能源貿易地圖將改寫,圍繞能源的地緣政治面貌也將改變。其次是,世界經濟和金融將全面進入去美元化進程,美元霸權未來將逐漸失去支撐,美國掌控全球經濟、政治事務的能力,將受到更大挑戰。
  未來若干年內,如果這一切成真,美國將會為當前的烏克蘭和東亞的魯莽冒進而後悔。這違背了冷戰時期美國國務卿基辛格的一個重要警告。在反思尼克鬆政府決定與中國關係正常化時,基辛格強調了一個重要地緣戰略邏輯,那就是:“我們與潛在敵手的關係應該是這樣的,那就是我們對它們兩個當中任何一個的選擇,永遠要比兩個敵手之間互相的選擇要多。”現在,當美國不謹慎的作為,同時激起中俄兩個大國的不安全感時,中俄兩國的合作水平,明顯已高於彼此與美國的合作水平,這也使美國失去了同時制約中俄的籌碼。
  即使在冷戰時期,美蘇處於極度對立的狀態下,這種狀況都未曾出現過。美國很可能要為自己的戰略短視付出代價。程亞文(北京學者)  (原標題:中俄能源合作開拓新局,世界經濟政治加速變革)
創作者介紹

壁癌處理

dq16dqza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